婚姻法解释里的发财致富新路线,看完后您还敢

:2016-11-15 09:40:01

来源:律事通

这段时间的娱乐圈喜事特别多

图片 1

这段时间,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24条的争议又开始多起来。网上抗议这个法条的群体主要是一群因为丈夫在婚姻存续期间背着自己借债,因而需要与丈夫共同还债甚至因此成为老赖的女性。对此,有人调侃,婚姻法24条简直就是发家致富的新路子!而对于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作者莫大可提出:每次都是法律成为背锅侠,合适吗?

大家像是说好的

志愿者呼吁修改“24条”,规避婚姻中的不确定风险

法律又让坏人钻了空子?

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今年结婚了

图片 2

网络上最近火着这样一个新闻“他们因前配偶举债而成老赖,房子被执行,深陷债务危机,孩子成最大受害群体”,“受害人中不乏海归、教授、医生”。

汪~

24条 预先推定夫妻债务共同承担

最近类似的新闻挺多,陆陆续续也曝光了些案例,于是有人出来提:有关推定夫妻共同债务导致夫妻中相对无辜一方受损失的问题,法律的空子让坏人有机可乘。于是又有键盘侠出来主张废止这条款。

图片 3

他们因前配偶举债,深陷债务危机,金额从55万到数千万;房子被执行,自己成为“老赖”;他们中有教授、医生、公务员、法官,女性和孩子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之前,新闻报道:

吴奇隆式宠溺、陈晓亲吻杀

他们组建QQ群、微信群,抛弃个案思维,各方合力,希望修改“24条”,在法律框架下解决“婚姻中一方不当举债,另一方须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下称“24条”)催生出一个特殊群体——他们虽已在法律上和此前的配偶结束了人身依附关系,但他们因前配偶的不当举债而深陷债务危机。

各种虐狗杀

加拿大海归董女士的经历颇显荒诞:王某与她结婚后疯狂举债,并在婚后两个月跑路。短短两个月的婚姻,董女士却需为约500万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父母在婚前购买的房屋被执行,她还成了“老赖”。

经历过共同的创伤,他们通过QQ群微信群全力做这样一件事——希望法律机关重构家庭债务承担规则,“在法律框架之下解决这个问题。”

“只要最后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

成都商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第二十四条催生出一个特殊群体——他们虽已在法律上和此前的配偶结束了人身依附关系,但他们因前配偶的不当举债而深陷债务危机。

报道中,不乏这样的案例:

各种甜的辣眼睛

经历过共同的创伤,他们通过QQ群微信群全力做这样一件事——希望法律机关重构家庭债务承担规则,“在法律框架之下解决这个问题。”

1.达州陈女士被人一纸诉状告上法庭,讨要55万债务,被一道起诉的还有他的前夫舒某,将陈女士前夫舒某和她一道告上法院,讨要55万元债务。而早在2010年1月13日,陈女士就已和舒某离婚。陈女士55万连带责任之债,源起2015年前夫舒某写的一份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中,舒某表示,他于2009年7月23日在郑某父亲处借款55万元,用于交付工程项目质保金。 庭审中,陈女士提交了一份上述工程的中标通知,该通知显示,前述工程直到2011年才中标。最终,两审法院均认定,虽陈女士已和舒某离婚5年,但由于债务形成于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工程发生时间与转款无必然联系,陈女士需对这笔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我也要结婚!

王女士发表文章《结婚有风险,领证需谨慎》,光在新浪微博阅读量已达600余万

2.重点大学毕业的王女士,2013年10月8日结婚,去年6月12日离婚。婚后,王女士努力工作和学习,相继获得了国内注册内部审计师、外企财务分析师等职业资格证书。离婚后见到法院传票她才知道,前夫在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背着自己借款300多万。刚开始,王女士觉得自己不知情,也没有花借来的钱,“找位律师去代理一下就算完事。”但判决结果让她傻了眼。莆田市两级法院终审判决王女士需承担连带责任。今年10月20日,因无钱支付生效判决,王女士被法院纳入失信名单,成为“老赖”。

图片 4

离婚5年多后,家住四川达州的陈女士却因债务问题和前夫发生联系。

3.李女士是一位媒体人,供职于某央媒。早在离婚起诉时,李女士就已锁定前夫婚内出轨和家庭暴力等证据,现在却不得不面对本金高达280万的夫妻连带之债,而李女士前夫举债时间,发生于两人起诉离婚的次日。因受债务之累,李女士唯一一套住房也被查封。

诶不对...等等

去年6月,郑某一纸诉状,将陈女士前夫舒某和她一道告上法院,讨要55万元债务。而早在2010年1月13日,陈女士就已和舒某离婚。

4.2012年2月15日,董女士和王某结婚。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书记录,在婚后不到两个月时间里,王某向叶某疯狂借贷1120000元。其中最早一笔20万借债,发生于同年3月14日,此时两人的婚姻还没有满一个月。据董女士讲述,结婚两个多月后前夫王某即消失不见,至今下落不明。同年6月,她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离婚。首次离婚未获得支持,直到2014年2月20日,再次起诉后才被法院判决准予离婚。董女士和王某法律意义上的婚姻存在了两年,但共同生活的时间可能也就两个月。判决书显示,王某向朱某举债时间为2012年2月19日,此时为两人结婚的第四天。因为这段婚姻,董女士付出了惨重代价。此后的10多起民间借贷诉讼中,董女士均被判承担连带责任,总金额在500万左右,这些借贷基本在婚后两个月内发生。婚前由父母出资,登记于董女士名下的一套价值300余万的住宅已被强制执行拍卖,因资不抵债,她也成了“老赖”。

图片 5

达州陈女士55万连带责任之债,源起2015年前夫舒某写的一份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中,舒某表示,他于2009年7月23日在郑某父亲处借款55万元,用于交付工程项目质保金。 庭审中,陈女士提交了一份上述工程的中标通知,该通知显示,前述工程直到2011年才中标。最终,两审法院均认定,虽陈女士已和舒某离婚5年,但由于债务形成于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工程发生时间与转款无必然联系,陈女士需对这笔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

又爆一个!

自去年10月前妻消失后,宜宾某国有企业职工赵先生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应诉和对付债权人身上。赵先生前妻欠下数千万元外债。截至目前,已有3名债权人将赵先生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1名债权人申请强制执行。三起诉讼中,包括赵先生前妻妹妹、舅舅等出庭作证,赵先生前妻长期在外赌博,“一次输赢就是几十万”。但最终,法院仍以“24条”为依据,要求赵先生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因对判决不服,赵先生提起上诉。

对此,善于调侃的段子手,更是创作了流行的新段子,拿这条款来打趣,说这是一条发财致富的新路子。

出轨!!!

一度,赵先生的工资也被银行强制执行。“整整三个月,工资一到卡上就被划走。”赵先生向宜宾翠屏区法院提起执行异议,法院裁定,由于赵先生不知道借贷关系的存在,同时赵先生前妻有赌博恶习,该借款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因此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最终,法院裁定,解除对赵先生工资卡的冻结。

有新闻说“她结婚两个月欠债500万!婚姻法的这个24条,吓得我不敢结婚”,这个锅眼瞅着就得法律来背了。用脚都能想得到陆陆续续得有多少人出来为了这个给恶人造了空子的法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那,恶人怎么钻的法律空子呢?

竟然还是怀孕期间

家住福建莆田的王女士,因为一段存续不足两年的婚姻,却需面对高达300余万债务连带责任。今年6月,王女士以“被负债—泉州兰瑾”的网名发表文章《结婚有风险,领证需谨慎》,光在新浪微博阅读量已达600余万。王女士发现,自己并不孤单,有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跟她有相同的命运。

坏人从哪钻的空子?

大写加粗的恶劣!

声称因24条而被负债者中,有大学教授、医生、公务员……女性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意见、谩骂和恶搞主要是瞄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24条的规定。

不可忍!

重点大学毕业的王女士,2013年10月8日结婚,去年6月12日离婚。婚后,王女士努力工作和学习,相继获得了国内注册内部审计师、外企财务分析师等职业资格证书。离婚后见到法院传票她才知道,前夫在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背着自己借款300多万。刚开始,王女士觉得自己不知情,也没有花借来的钱,“找位律师去代理一下就算完事。”但判决结果让她傻了眼。莆田市两级法院终审判决王女士需承担连带责任。今年10月20日,因无钱支付生效判决,王女士被法院纳入失信名单,成为“老赖”。 成都商报记者初步掌握的情况来看,声称因“24条”而被负债者中,有教授、医生、公务员等各个阶层,其中甚至还包括法官,不容忽视的是,女性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3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图片 6

李女士是一位媒体人,供职于某央媒。早在离婚起诉时,李女士就已锁定前夫婚内出轨和家庭暴力等证据,现在却不得不面对本金高达280万的夫妻连带之债,而李女士前夫举债时间,发生于两人起诉离婚的次日。因受债务之累,李女士唯一一套住房也被查封。

锅就是从这发来的。毕竟,是这一条直接导致裁判过程中夫妻一方背了债。

哦不对。。

后来,李女士和网名“小羽妈妈”的人历时数月,在10月15日完成了一个针对因“24条”而承受夫妻共同之债群体的问卷调查。该问卷调查遍及27个省市自治区,共收回有效问卷284份。分析问卷,李女士发现,“女性和孩子成为最大的受害者。而配偶一方婚姻存续期间‘包小三’,另一方还需对相关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很荒唐。”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各种修订法律过程中,关于婚姻法讨论提意见的数量,比关于物权法提意见数量要多的多。这也并不是物权没有婚姻关系重要,而是婚姻嘛,好像大家多多少少都能说上几句,长个脑袋就算是专家。

是这个

有人感叹,24条预先推定夫妻债务共同承担,这会造成现实中有人利用法律漏洞“合法”夺取对方财产的现象

信息爆炸,新闻评论如今发展到几乎什么都可以拿来批评和吐槽的程度。多了新闻监督自然是好事。只是,谁来保证躲在某个角落电脑屏幕前的键盘侠心里是为了监督呢?

图片 7

曾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留学的海归董女士的经历颇显荒诞。

锅既然找到了,那就看看该谁背吧。

婚后对方出轨怎么办!

2012年2月15日,董女士和王某结婚。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书记录,在婚后不到两个月时间里,王某向叶某疯狂借贷1120000元。其中最早一笔20万借债,发生于同年3月14日,此时两人的婚姻还没有满一个月。据董女士讲述,结婚两个多月后前夫王某即消失不见,至今下落不明。同年6月,她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离婚。首次离婚未获得支持,直到2014年2月20日,再次起诉后才被法院判决准予离婚。

这个空子的锅该谁背?

对你不忠怎么办!

董女士和王某法律意义上的婚姻存在了两年,但共同生活的时间可能也就两个月。判决书显示,王某向朱某举债时间为2012年2月19日,此时为两人结婚的第四天。因为这段婚姻,董女士付出了惨重代价。此后的10多起民间借贷诉讼中,董女士均被判承担连带责任,总金额在500万左右,这些借贷基本在婚后两个月内发生。婚前由父母出资,登记于董女士名下的一套价值300余万的住宅已被强制执行拍卖,因资不抵债,她也成了“老赖”。

说起来婚姻法中有关债权归属问题的规定,并不像键盘侠们批的那样,冤枉了一大群婚姻关系中单纯而无辜的一方。

孩子怎么办!

“现行法律,特别是‘24条’预先推定夫妻债务共同承担,这会造成现实中有人专门找白富美结婚,利用法律漏洞‘合法’夺取对方财产。”有人如是感慨。

但就法律而言,从民法体系看夫妻共同债务的定义应属于婚姻法的基本范畴;从婚姻法的沿革来看夫妻共同债务仅指“因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从家事代理权的含义来看夫妻共同债务需以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为限;夫妻共同债务需以法律明定“共同清偿”为识别标准。根据法律与司法解释的关系,司法解释是法律适用过程中对法律的解释,不可能设立新的民事基本制度。《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只能是对婚姻法的解释,并非对于夫妻财产制或债务制度的新设,该条解释中夫妻共同债务的概念,亦应为“因夫妻共同生活产生的债务”。

财产分割怎么办!

“被负债—泉州兰瑾”那篇600多万阅读量的网络爆文和网名“小羽妈妈”的人,直接推动了这一特殊群体的相互慰藉。一个名为“抱团取暖”的微信群,成为这一群体较早的根据地。随着参与者越来越多,大家意识到,既然普遍认为“24条”存在问题,有没有办法改变呢?“被负债”300多万的长沙女子陈玲2013年组建了“愿司法公正24条修正”微信群,并积极和法院、妇联联系,以期改变群体困境。

从社会学观点看,债的发生是社会分工和生产发展的必然。债的作用之一就是通过叫做债的社会关系尽可能的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资源利用率,产生更大的社会效益。

又让不少人对婚姻望而却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3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从交易成本角度看,若是这个把债务人的婚姻感情状况和钱到底会花到哪里的事儿甄别清楚的责任归了债权方,每一次与夫妻双方签字确认债权债务关系就成了个巨大的麻烦事。你走到哪里都得带上媳妇或者老公,就像现在带着身份证一样。毕竟,媳妇儿得签字画押,当面确认,表示彼此感情很好,这钱是全家人花或者为了全家人花,否则,谁敢借这个钱?

图片 8

在共同现实困窘面前,这一特殊群体个体心态也发生了细微变化。特别是有了媒体关注后,“小羽妈妈”发现,有人积极参与,不过是为了借助舆论之力影响个案。这和“小羽妈妈”建群初衷完全背离,最终,“小羽妈妈”解散“抱团取暖”微信群,建立新群。并明确,必须抛弃个案思维,各方合力,用法律的名义重构家庭债务承担规则。

婚姻的社会职能之一就是形成一个小的共同体,通过共同体内部和共同体外部的行为方式不同。从而以一致对外的方式来降低交易成本。这样的功能,让债权人可以善意的推测面前签字的这位跟配偶在民政局领证之前,就完成了甄别信用额度和其他人品指数的工作。

你知道吗?

“小羽妈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们一直反对过激行为。我们倡导的是即使山穷水尽,也要热爱生命,并对生活抱有热情与梦想。我们的目的是引起相关机构注意,重建夫妻债务规则,以便社会更加和谐。” 目前看来,这种努力显露出一定的效果。围绕“24条”所产生的争议,除了不断引发媒体关注外,同时也引起了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法律学者、律师群体的关注。其中,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司法厅副厅长傅莉娟在全国两会期间,已连续三次就“24条”提交了修改建议。鉴于“24条”对妇女、儿童影响最大,包括江苏、福建、安徽、湖南、云南、浙江、广东等地的群友们,则通过各种途径向省、市及全国妇联求援。

因此,再看看这个逻辑:我被前夫恶意借贷而背了债务。我被自己老公骗了,我再跳出来说我好冤枉,我都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这规定太不合理,应该让借贷那人担这责任。连你一个天天谁在枕头边的人都甄别不出,没有明显的外在表现,你让债权人做冤大头。这逻辑上情理上处处透着的都是不讲理。

其实现在婚姻的风险

“被负债—泉州兰瑾”王女士的经历,被这一特殊群体作为励志故事四处传播。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之下,王女士即将完成注册会计师所有科目考试。 而昆明的夏先生,在去年前妻跑路,债务缠身的情况下,重拾书本,并参加了今年的司法考试。“我仍相信,只有法律才能保护自己。”夏先生对成都商报记者说。

简单地说,不可能每一次的债权债务行为里,债权人都要履行一次婚姻状况考察。没考察清楚就活该冤大头?作为复杂社会职能的婚姻关系双方,才更应该成为对方信用额度的背书人。就像做无限连带担保责任的担保人一样,缔结婚姻时没有审慎考虑,给另一方骗,做冤大头,也只能是赔完了婚姻外部的,再来到婚姻内部解决追偿权的问题。

远不止出轨、财产分割这些

成都商报记者 张柄尧

为什么每次的背锅侠都是法律?

图片 9

如果条文不是儿戏,而是有审慎考虑的。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要求废止呢?

本该过着安逸优雅的日子

说起来,被要求废止的又何止这么一条呢?我心里单纯的觉得夫妻一方可怜,那就废止。再单纯的觉得孩子不回家可恶,就得立法。判的结果对我有利,那就是法律公正。判的结果对我不利,就是法官有问题,法律有问题。更可怪的是,这样的道德评价,居然还有法律人出来用无比复杂的专业术语解释法律没欺负弱者,没欺负天上掉下来五百万债务的单纯小女生。

却遭受着她们本不该承受的这一些

我们这条不是这个意思,也不都是要让婚姻对方承担,这锅有可能给夫妻另一方也有可能给债权人的。用婚姻法的时候另一方背,那,还有使用合同法的时候呢?那时候,这个锅就能给债权人了。所以,你们不要上来就愿望我们法律欺负了夫妻中的那个无辜单纯被欺骗了的另一方。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说到底,法律并没有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裁判权威。不但没有彻底的实现终局性。如今,连现行法条的合理性都要不断拿来被批评调侃。法律就像历史一样,都是人人打扮的小姑娘。对历史没有敬畏,那就成王败寇,没有了是非。对法律没有敬畏,那就有利就服没利就闹,哪来的法治。

图片 10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3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简单点说就是

婚姻法里有规定

如果婚内配偶背着自己在外面签借条

自己纵然不知情

也会因为是夫妻关系而要承担连带责任的

图片 11

“婚姻中一方不当举债,另一方须承担连带责任”

图片 12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24条中存在的漏洞

开始站出来呼吁修改24条

还一个令人安心的婚姻环境

图片 13

志愿者呼吁修改“24条”,规避婚姻中的不确定风险

结婚有风险,领证需谨慎

就有一群人在默默的承受着

遇人不淑

█ 离婚5年多后,四川达州的陈女士却因债务问题和前夫发生联系。郑某一纸诉状,将陈女士前夫舒某和她一道告上法院,讨要55万元债务,而早在2010年1月13日,陈女士就已和舒某离婚。

█ 家住福建莆田的王女士,因为一段存续不足两年的婚姻,却需面对高达300余万债务连带责任。

█ 加拿大海归董女士的经历颇显荒诞:王某与她结婚后疯狂举债,并在婚后两个月跑路。短短两个月的婚姻,董女士却需为约500万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父母在婚前购买的房屋被执行,她还成了“老赖”。

█ 李女士作为一位媒体人,早在离婚起诉时,李女士就已锁定前夫婚内出轨和家庭暴力等证据,现在却不得不面对本金高达280万的夫妻连带之债,而李女士前夫举债时间,发生于两人起诉离婚的次日。因受债务之累,李女士唯一一套住房也被查封。

图片 14

在争议“24条”不公的同时

我们也也认清一个现实

每段婚姻都有风险

要做好规避

请擦亮眼睛

找到合适的伴侣

买房也正是如此!

图片 15

本文由亚洲城ca88会员登录发布于社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婚姻法解释里的发财致富新路线,看完后您还敢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